邱华栋《北京传》:城市传记

中新网北京1月14日电(记者高垲)北京历史悠久,从春秋战国到金元明清,再到近代以来的巨变,尤其是改革开放时代世界大都市的形成,北京城市分中心和雄安新区的建设,都是北京作为世界大都市的传奇延伸。

高垲《北京传》照片这一宏伟的历史进程和时间的铸就了北京这座人类建筑的杰作。

当代著名作家邱华栋最近出版了一部新作《北京传》,为这类京“立传”。

《北京传》结合时间和空间的转移,梳理出这个大城市形成和发展的整体景观。这是一个作家对城市的个人观察,也是对一个伟大城市的个人记忆。一砖一瓦,一个接一个,构成了北京这座古老而宏伟的城市的巨著。

作为中国当代文坛的重要作家,邱华栋创作了《夜晚的诺言》 《白昼的喘息》 《正午的供词》 《花儿与黎明》 《教授的黄昏》 《单筒望远镜》 《骑飞鱼的人》 《贾奈达之城》 《时间的囚徒》等12部小说,《长生》等32部中篇小说,《手上的星光》等32部短篇小说。共出版了100多种单行本,包括小说、电影和建筑评论、散文、游记和诗歌。许多作品被翻译成日语、韩语、英语、德语、意大利语、法语和越南语。

在前几天举行的《环境戏剧人》新书发布会上,邱华栋感慨地说:“刚来北京的时候,我住在什刹海的一个小巷子里,对北京的感觉太强烈了。我对传统文化及其现代化的过程非常敏感,所以我开始积累关于北京的信息。20多年来,我存了一柜子各种类型的关于北京的书。”

邱华栋发现作家的写作通常与他们居住的城市密切相关。“在我决定写《社区人》之后,我就在想怎么处理这个题材。大概两年前,我突然找到了一个方法:从简单开始,写一个简短的版本,而不是写一些又厚又大的东西。这几年我特别关注建筑。我想我可以从这个角度写作,区分所有其他关于北京的描写。”

作家、学者张宁说,近年来,国家开始重视城市建设,很多作家开始写城市。写作城市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我们开始关注我们生活的地方,而不是关注想象中的自然。邱华栋很小就开始写城市,但与老舍等作家相比,邱华栋觉得北京是一座新城市。”

在他看来,这里的“传记”不是狭义的历史观,而是文学意义上的。邱华栋用对建筑的观察、理解和分析来写城市传记,也是为城市立传的一种方式。

作家洪亮认为《时装人》是一部非常抢眼的书,因为北京不仅是一座寒冷的城市,而且承载着无数的悲欢离合,所以《十一种想象》是一部有温度的非虚构作品。

“邱华栋对北京的内部结构非常熟悉。虽然他只写了当代的一小部分,但他会发现他对北京转型中微妙经历的描述非常到位。虽然他没有写个人生活,但他能看到这座城市。体验的改变。”洪亮指出,如何看待城市,如何看待当代城市经验,如何思考城市发展在生活中的地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同样是作家的许陈泽,有着重要的故事背景,那就是北京。他一直很关注关于北京的小说和相关资料。他认为邱华栋是一个学者型的作家,在北京生活了很长时间,所以他非常适合写《十三种情态》。事实上,邱华栋写的《北京传》正是他所期待的。"叶的《北京传》基本上结束于民国时期."因为一个城市写现代更难,因为现代处在非常复杂的意识形态和革命斗争的洪流中。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北京传》对我特别有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