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风中上申城

探索电子竞技的健康发展

2021年第一个工作日(1月4日),上海国际新文化创新电竞中心在虹桥主城前湾区举行动土仪式,项目一期投资50多亿元。两个多月前,2020年10月31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在上海新落成的浦东足球场举行。年底的“大戏”和新年的“开门红”,显示了上海建设全球电竞之都的信心和努力。

《中共上海市委关于制定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加快建设全球影视创作中心、重要国际艺术贸易中心、亚洲演艺之都、全球电竞之都、网络文化产业高地、创意设计产业高地”。全球电竞之都上海的另一块“金字招牌”——即将登场。

电子竞技热:从马骁路到电子竞技之都

上海的电竞热潮始于灵石路,曾经的马骁路如今被电竞人士戏称为“宇宙电竞中心”。电竞会所附近的餐厅老板,送货员,甚至五十多岁的保安都很熟悉电竞。

周伟曾经是圈内著名的英雄联盟球员。现在她已经转型为KA女子电竞俱乐部的首席运营官。她经历了电竞行业的“转型”——。“电竞产业得到了政策和资金的重视和支持,电竞人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2015年左右,国内电竞大潮汹涌。凭借产业优势和开放包容的环境,上海逐渐成为国内电竞高地;2017年,上海提出打造“全球电竞之都”;2020年,推动电竞产业发展写成了《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目前,全国近一半的电竞比赛在上海举行,80%的电竞队伍总部设在上海。与电竞相关的投入不断增加,电竞产业链不断拓展。

“我们迎来了最好的时代。”周杰说。

电竞的“冷”:顶流年薪百万,却是“万里挑一”

在国内电竞第一代王长健看来,“最好时代”的直接注脚就是一线电竞选手的收入。

1999年王长健是国内一线《星际争霸》选手。尽管他在圈内独领风骚,但他的比赛收入却无法支撑他的训练和生活。

大学毕业后,王长健走进办公楼,却依然怀念“电竞江湖”。利用行业优势重返电竞,成为RW团队运营总监,负责赛事策划、粉丝维护、直播运营。

如今的电竞选手实现了他曾经的“梦想”:一线电竞选手有固定的收入和奖金,他们一年赚几百万美元并不少见。

随着电竞、互联网、泛娱乐的深度融合,职业选手退役后可以与直播娱乐行业无缝对接,后续发展路径明显拓宽。

关于退役后的计划,RW电竞俱乐部的叶晨(网名)表示,他想先回校园,再考虑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但不会离开电竞行业。

梦想很美好但很残酷:年薪百万的玩家永远很少。据王长健介绍,《王者荣耀》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亿。未来要挑战高薪种子选手,就要在这一亿人中排名前50,保持稳定状态。

职业电竞淘汰率高,职业周期短,选手更年轻,文化程度更低。这些挑战在电竞热潮之后逐渐浮出水面。

电子竞技之路:有“招牌”和“红黄卡”

《2020H1中国电子竞技市场运行监测报告》显示,2020年国内电竞市场预计达到1095.6亿元,移动电竞用户数将达到3.75亿。在电竞产业的春天,上海凭借其产业集聚、强大的氛围和资本优势占据了C位,并向全球电竞之都迈进。

然而,上述挑战仍然是问题。

申城突破——不仅要为年轻人创造一个追逐梦想的虚拟舞台,还要让阳光照耀到他们的现实生活中。

韩帅,秘书长

比如上海将《电子竞技运动员证》授予首批80多名电竞选手,这是将电竞选手纳入运动员管理和训练体系的第一步。“在认同的同时,上海已经在工作保障、学习深造、福利待遇等方面向电竞运动员发放了更多红利。”韩帅说。

上海也尝试解决业内普遍担忧的年轻球员的教育问题:一是为来上海接受适龄教育的未成年球员提供机会;二是发展电子竞技高职教育,为退役运动员重返校园创造条件。

韩帅重申,发展电子竞技产业,必须有“红黄卡”意识,绝不鼓励年轻人沉迷游戏。上海要求所有官方选手必须年满18岁。在繁荣电子竞技的同时,确保行业健康、合规、可持续发展。

相关文章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