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古城探索文化与旅游融合的新路 遏制过度商业化

文化集中这座古城很有魅力

丽江古城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如何保存其文化魅力,设计出满足游客需求的商业业态,是丽江古城保护和发展的必然。实施动态库存管理,支持庭院发扬传统工艺特色.近年来,丽江古城一直在不断探索,寻求更强的文化气息和更好的体验感。

东巴纸、木雕、云南刺绣等文化创意体验较多,花饼、非洲鼓等“千店”相对较少.现在的云南丽江,古城魅力更强。

动态库存管理让古城过度商业化,踩了刹车;为了支持新的形式,为了古城文化的传承和传播,按下了快进键。有23个文化大院,两天不能去。用文化集聚稀释商业密度,探索丽江古城文化与旅游融合的新途径。

调整格式,把店铺的一面改成多种风格

说到商业化,丽江古城保护局副局长穆升首先讲的是历史。丽江古城因商业而建立并繁荣。没有古茶马古道时期的商业,就没有今天的丽江古城。话锋一转,穆圣直接面对问题:“问题不是商业化,而是过度的商业化稀释了传统文化。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如何保留文化魅力,设计出满足游客需求的商业业态,是古城保护和发展的必须。”

不容易。当某个品类赚钱了,各种商家就会蜂拥而至;直到市场饱和,各家会调整业务类别;但在调整之前,很容易通过卖那些利润高的商品,让古城“千店一家”。格式和商品的显著同质化也成为许多古城的烦恼。

“以前丽江古城是古茶马古道上的商业交易中心,商人来来往往;现在丽江古城是旅游胜地,游客来来去去。”穆圣说,随着用户的变化,对丽江古城商业形态的需求也发生了变化。2019年丽江开始以市场目录列表的方式管理古城核心区的业态。网吧、电子玩具、现代建材等16类项目禁止市场准入;酒吧行业被列为限制类,股票继续运营,但没有增加新的审批。

据报道,未来丽江古城核心区的客栈业态也可能纳入限制管理。“不会再增加新的审批,迫使股票转型升级。在控制过度商业化的同时,促进和展示传统文化的商店,如文化传承人和工匠,被列入鼓励类。他们不仅批准了所有的绿灯,还申请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如公共住房租金减免和项目补贴。”穆圣说,丽江古城试图用文化的浓缩来淡化商业密度,希望把古城的同一条街道变成多种文化形态。

政策支持,好手艺变成好生意

“博物馆里的商品基本不卖,文化体验只收作品的费用。所有的项目都在考虑如何传承纳西文化。”纳西象形图绘画体验馆负责人和润元放弃了外地的高收入,选择回到古城。他说:“古城不缺商业。缺少的是文化。文化传承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下午很暖和,天地院的东巴风俗表演也准时上演,但是观众不多。纳西族文化遗产协会主席和学光早就习惯了:“天气好的时候,游客会去玉龙雪山,下雨天游客会更多。”

如果对标市场,天地学院和纳西的年租金

东巴纸厂作为特色传统文化,已经开了十几家分店。刘玉斌推荐的产品也很抓人:“东巴纸几千年不赖,靠的就是特殊的工艺。”但是,无论是手艺还是生意,做好都不容易。丽江、山郡的纳西族传统铜攻工艺传承人虽然可以享受文化优惠政策,但还是选择关闭古城内店铺,搬回白沙古镇。“游客不经介绍参观是不礼貌的;但是,引入和影响创作需要大量的时间。”

“以前的手艺是做日用品、铜壶、火锅,没有销路;后来有了工业品,就没有价格优势了,自然就难了。”贺善军说,生意最差的时候,他想过转行做运输,是父亲的挽留让他完成了出铜的过程。做铜壶没有市场,善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敲了一夜,做了个小火锅。第二天,她遇到游客询问,但没想到很快就成交了。而且两人都说,手艺归根结底是“艺术”。“如果你跟不上时代,手艺注定是一门生意,那谁会跟着我学手艺呢:没有人学,就没有传承。”从善良的角度来说,传承文化和商业化并不矛盾。

以特色传播提升体验,促进文化传承

随着短视频平台用户的积累,丽江新媒体协会会长苗立伟开的客栈蒸蒸日上。“吸引游客的不一定是简单的文化,而是一种讲故事的文化。”闫力伟说,良好的沟通有助于促进文化的传承。“想要经营一个文化大院,让传统文化活起来、火起来,需要政府支持,离不开市场。”

无论是打造油纸伞网红街,还是配套脚本杀人游戏体验馆,不缺游客的丽江古城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不断提升旅游体验。

“只有剧本卖给了一个体验馆

入就已超500万元。”沄汐剧本杀体验馆负责人李择西介绍,作为角色扮演类游戏,不同玩家扮演剧本中的不同角色,沉浸式的体验受到年轻人追捧。“玩家必须了解古城历史,也需要破解部分东巴文字。”李择西说。

  实际上,不仅是丽江本地人在传承文化,外来艺术家梁勤、彭萍夫妇开设的木氏刺绣学校已经培养了400多位绣娘。“以往丽江传统刺绣偏重实用性,如今,艺术性价值值得挖掘。”梁勤期待,随着时间的积累,滇绣能够逐渐打造出自己的品牌,“越来越多国内游客有了文化消费的意识和需求。”

相关文章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