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考古发掘公布重要成果 “晋中都城防体系基址” 故地重游

考古发掘持续了两年,并宣布了重要成果

“金钟渡城市防御体系基地”再探

城墙、马面和护城河构成了城市防御体系,最宽的基座为24米,城墙下发现了前王朝的墓葬.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市文物局了解到,经过两年的考古发掘,北京建都之初的金东都考古遗址取得了重要成果,这将为了解金东都城墙的形制、结构和建造方法提供依据。此外,到2022年,以现有城墙遗址为核心的“金钟渡遗址公园”有望开工建设。

找到

城墙最大宽度为24米,配以马面和护城河,保护2019 -2020年的敌人。为了配合金钟渡城墙的保护和展示,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和丰台区文化旅游局对城西和城南的一些点进行了考古发掘。两年后,城防遗址的完整部分再次浮出水面。

西城墙考古遗址位于高楼村金钟渡城遗址旁。昨日,北青报记者从西向东约50米处踏入探坑,看到两侧土层上标有许多白线。据北京文物研究所研究馆员、此次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丁利娜介绍,他们会根据土质和颜色进行区分和标记,从而判断是否是城墙,通过考古调查,确定他们脚下的地面是护城河的遗迹,宽度约66米。

护城河东面是城墙,只有夯土垒,表面覆盖着半圆形的坑。丁利娜解释说,金钟渡的城墙是用夯土建造的,夯后留下无数“夯窝”,他们发现的城墙最宽的基座有24米。城墙基址附近还有其他发现,指向城墙遗址外的一条圆角矩形轮廓线。丁利娜告诉《北青报》,这是马脸舍利。长约20米,宽约7米的马面是从城墙外凸出的建筑,是二次添加,用砖覆盖,可以提高城墙的防御性质。此外,考古学家还在城墙遗址内发现了顺城街的遗迹。

据《北青报》记者介绍,考古发掘总计2900平方米。通过对城西高耸点和城南万泉寺的发掘,共发现金钟渡城墙遗迹5处,全长约60米;市内发现两条道路,残长约20米、40米。丁利娜指出,这些新发现让考古学家第一次确认了护城河、城墙和马面的宽度、建造方法和保存状况,澄清了城墙、护城河和城市道路之间的关系,但新发现并不止于此。

根据《金中都水关遗址考览》这本书,金钟渡市是在辽宁省南京市的基础上建成的,分别向东、西、南延伸约3英里,向北延伸100米。据丁利娜介绍,他们在万泉寺附近的南墙下发现了唐墓和辽墓,这为金洞渡城是在唐有洲和辽宁城的基础上重建和扩建的历史事实提供了考古证据。除了城防体系,还有出土的鼎窑、钧窑官砖瓷片等遗物。

扩展

金钟渡遗址公园将串联三处城墙遗址

据《北青报》记者介绍,金东都的外城面只有三面残墙,分别位于丰台区卢沟桥乡凤凰嘴村、万全寺村和高楼村。1984年被申报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但因位置隐蔽,知名度不高。

丰台区文化旅游局文物科科长傅然说

金朝是女真族建立的国家。贞元元年(1153年),王海玲万延良迁至燕京,改名中都。金钟渡采取外城、内城、宫城的形式。外城墙长4900米,西城墙长4530米,东城墙长4510米,南城墙长4750米。

1215年,金东都被蒙古铁骑所灭。868年后,金东都的大部分地表城市遗址已经消失,地理位置标注在《金中都水关遗址考览》。外城西北角位于金羊坊店附近,东北角位于玄武门翠花街附近,西南角位于凤凰嘴村,东南角位于北京南站附近。历时仅62年的靳东都,是北京成为首都的开端,因此在北京建国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正文/记者崔亦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