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山地文化:一万年前是谁种的水稻

大米是世界三大主食之一,养活了大约一半的世界人口。那么,谁是世界上最早的水稻种植者呢:也许幼儿园的小朋友可以问这个问题,考古学家花了近百年的心血才解决。

21世纪初,中国浙江一个不起眼的小土包突然引起了全世界研究水稻起源学者的注意。原来这个叫上山的地方埋下了许多解开稻作文化起源乃至文明起源的钥匙.

第一个种植水稻的人

野生稻自然生长,成为适于耕种的栽培稻,可以作为文明起源的重要标志,这是考古学中典型的驯化过程。这个过程最初是何时何地开始的:

近40年来,“长江中下游起源”成为主流。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河南舞阳贾湖遗址、礼县蓬头山遗址、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江西万年仙人洞吊桶环遗址的发现提供了一系列证据。人们不禁要问:这么广阔的区域,有可能找到真正的“起点”吗:

2000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在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濮阳河流域的一个河流冲积盆地中发现了上善遗址。经分析确认,该遗址出土的石器具有收割加工大米的功能,而发现的含炭陶片则混有稻壳。根据北京大学碳14实验室的研究,这些稻壳有11400到8600年的历史。姜乐平说:“应该算是最早的麸皮。”

万年前有糠,万年前该有米吗:200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志军终于在上山遗址发现了一粒“万年老米”。现在,这种碳化的大米成了上山考古公园展厅的焦点,“万年前是谁种的米”的问题也初步解决了。

2006年,商山文化被命名为长江下游及东南沿海地区最古老的新石器文化。自2000年以来,在钱塘江上游和邻近的灵江流域发现了19处商山文化遗址。许多地方都出土了稻作农业的遗迹。

如何证明山祖开始驯化水稻: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郑表示,水稻与稻秆小枝茎交界处的“小穗轴”可以作为重要证据。野生稻成熟时自然脱粒,小穗轴与水稻的接触面脱落后仍然很光滑。我们的祖先要做的就是努力让栽培的水稻“忘记”自然脱粒收割,这样接触面上就有了人工脱粒的“疤痕”。商山遗址群出土的水稻小穗接触面既光滑又结疤,是人类对水稻驯化过程的具体而细微的展示。

最近,研究人员在商山遗址发现了3万年前的野生稻痕迹。赵志军认为,在驯化完成之前,人类一定已经尝试种植野生植物,并逐渐探索改良土壤、集中播种等耕作技术,以增加产量,发现野生稻,使上山种植水稻的历史更加完整。

更神奇的是,不仅有种植水稻的遗迹,还有使用水稻的遗迹。也就是说,有充分完整的考古证据来观察稻作农业的起源。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化学院助理教授邓振华指出,目前,中国9000年前利用稻种资源的证据只能在商山文化遗址中找到。

最早的定居者

作为中国乃至东亚发现的最大、最集中的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群,商山遗址带给我们的惊喜比稻田还要多。

"在商山遗址出现之前,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遗址基本上都是在洞穴中发现的."姜乐平介绍说,上善遗址的位置与位于两个sm上的——遗址相比,有很大的特殊性

江乐平在义乌市——桥头遗址发现了环城护城河遗址,这是另一个毗邻浦江的重要的商山文化遗址。在仙居县下塘遗址,姜乐平的同事种照兵也证实了“中央平台环护城河”的聚落特征。姜乐平说:“上善遗址的发现,证明了这里的新石器时代先民已经走出洞穴,过上了定居的生活。”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新伟基于对文明起源比较研究的丰富经验,认为商山遗址无疑可以成为最早出现聚落迹象的考古遗址之一。在最近结束的商山遗址发现20周年座谈会上,与会专家进一步得出结论,商山文化遗址群构成了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农业聚落,商山文化可以视为中国农耕文化的源头。用北京大学教授、资深考古学家严文明的话说,上山遗址被称为“中国古代第一村”。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考古学教授多里安富勒(Dorian Fuller)在了解了山地考古的收获后兴奋地做出了判断:“长江下游的聚落时代无疑是从山地文化开始的,此后的不断发展最终孕育了文明。”他感慨地说,与旧石器时代的社区相比,商山文化聚落的规模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升级,而且这类人口长期生活在一起,因此有理由相信它能够促进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形式的诞生。

“农耕与定居,既是栽培稻驯化的前提,也是稻作农耕社会形成的前提。所以,上山文化可以看作是稻作社会的一个起点。”赵志军说。

第一个烧彩陶的人

在桥头遗址,许多精美的彩陶也引起了学者们的兴趣。一般认为,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彩陶,应该是中国彩陶文化的重要来源之一。

"这是一种独特的彩陶."中国科技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教授张居忠注意到彩陶上的太阳图案符号,这种符号在中国东部分布很广,在最北部的山东省大汶口遗址就可以看到。“这不会是人随意画的,它可能有太阳崇拜的意思,值得进一步研究。”

另一个彩陶上的白线,看起来像八卦,出来后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张中忠认为,八卦是另一回事,但它与数字绘画现象的关系,先秦时期的占卜人物和占卜文化需要得到高度重视。“彩陶、聚落、稻作、太阳纹、数字绘画.这说明上山的祖先不是‘野人’,山地文化有办法找到。”

彩陶文化的发现,让学者们对山文化的壮阔图景有了更多的遐想。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化学院的吴晓红教授在山上用木炭给陶器定年。她认为,山地文化对于理解人类社会新石器时代的转变具有“里程碑”意义。

新石器时代考古有两个主要问题,首先是农业的起源,其次是文明的起源中国考古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赵辉认为,商山文化的研究应该有一个大格局,下一步应该进一步研究商山文化的聚落和社会。同时,对于许多刚刚揭幕的商山文化遗址,重要的是要同时保护和挖掘,让商山文化以无尽的神秘与当今世界和谐相处,成为这片土地上宝贵的文化遗产和不朽的文化记忆。

相关文章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