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音乐进入红利时代 谁来保护“小而美”的创作平台

最近,Fastdata公司发布了《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统计显示,10月份,以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为代表的腾讯音乐的月用户总量为4.5亿,而阿里的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分别只有8895万和2236万。报告称,“音乐行业龙头企业的竞争壁垒已经形成”,腾讯音乐是主导优势明显的主导公司。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网络音乐市场发展到今天,印证了“版权人赢天下”的商业趋势;同时,很多乐迷也担心虾米音乐会被关闭。有关人士呼吁更加重视发掘少数民族音乐人,推广多元化的音乐风格和独特的平台。拥有20多年经验的音乐人张勤说:“健康的市场应该保护多个小而美的平台并行存在,鼓励创作者在细分音乐领域培育自己的世界。”

  “得版权者得天下”,中国在线音乐市场迎来红利时代

近年来,腾讯音乐大举收购优质音乐版权,确立了在音乐市场竞争中的领先地位。以虾米音乐为代表的阿里系,一直在寻找发现和推广原创音乐人方向的突破口,市场定位不一样。Fastdata Polar公司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10月,腾讯部QQ音乐、酷狗音乐、酷乐分别占据第一、第二、第四位。这三款应用的月用户数超过4.5亿;阿里的网易云音乐勉强挤进第三,月收入8895万,虾米音乐月收入只有2236万。与每月的生活数字相比,更大的差距在于盈利能力。虾米音乐多年亏损;腾讯音乐发布的财报显示,2020年一、二、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11亿元、11.5亿元、29.58亿元。

据其财报显示,腾讯音乐在经历长期亏损后,直到2019年第四季度才刚刚扭亏为盈。不到一年就迎来了红利时代,才意识到这种反转与音乐版权的布局有关。根据易恩的数据,从2015年到2016年,仅QQ音乐的音乐库就达到了1500万首,而虾米音乐的音乐库只有400万首,太遥远了。虽然阿里先后启动了虾米音乐人、寻光工程等项目,并找到并扶持了颜池、方是儿、毕成、何小和等一批少数民族音乐人,但大量音乐版权的流失最终迫使用户转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

  “资本为王”,谁来确保音乐爱好者的情怀不落幕

曾经有大量的音乐爱好者,很多独立的少数民族音乐人以虾米音乐为家。独特的定位曾经为乐迷发现少数民族音乐人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例如,在诸如《夜空中最闪亮的星》这样的歌曲为公众所熟知之前,它的歌手逃跑计划乐队在虾米上已经流行了很长时间。从音乐爱好者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一个像QQ音乐一样大而全面的门户,但我们也需要一个像虾米一样独特而多元化的平台。

这些UGC音乐平台大多是用户制作的内容:比如虾米音乐的用户不仅可以上传曲目,还可以自主修改音乐分类和编辑歌词等。这种其他网站所不具备的用户自主性吸引了很多音乐人和音乐爱好者入驻,造成了很强的用户粘性。

虾米音乐的核心用户远不止听众。出于对音乐的热爱,他们为虾米建立了一个庞大而系统的音乐数据库。例如,虾米在线上关于邓丽君的大部分条目(包括327张专辑)是由虾米用户“格非”在2013年建立的,他联系了邓丽君的几个粉丝。“格非”自称把自己的整个青春都泡在虾米数据库里,在听到虾米即将倒闭的传闻后非常沮丧。“恐怕不会有这么开放的平台让我为爱发电了”。2013年开始为Shrimp.com做歌单的“君君”也表示,这里的社交来自于音乐的深度传播,很多少数民族音乐人和“朱珠”歌曲在这里是互相“发现”的,是其他商业音乐平台无法替代的。

谁来保证音乐爱好者的感情不会结束:“也许吧,虾。com可以去掉听歌的功能,但保留用户编辑素材的功能,转换成像国外Discogs.com一样的音乐数据库”也有人建议阿里其他在线音乐平台接手虾米音乐的社区功能,只是因为“音乐爱好者需要保留一个可以自由创作和分享自己音乐见解的空间”。

(记者钟伟)

相关文章阅读

    无相关信息